扫描分享

本文共字,预计阅读时间

第三方支付罚单猛增
违规事件背后原因为何?
C端市场接近饱和
第三方支付行业前路何在?

本期嘉宾

杨涛: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

肖飒: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

湖南的聂先生无法想象,自己不慎丢失的身份证,竟然将自己卷入争议之中。这张丢失的身份证被远在千里之外的不法分子利用注册皮包公司,通过环迅支付开立的支付接口进入非法期货交易平台。今年7月12日,央行开出了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高金额的罚单,环迅支付被罚没合计5939万元。这只是第三方支付乱象中的一个个案,除了违规提供支付通道、泄露个人数据之外,第三方支付公司还涉及违反反洗钱规定、未报送可疑交易。根据人民银行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8月共有81家支付机构收到人民银行的处罚通知,处罚金额合计超过1.2亿元。

乱象频发背后原因为何?

薛洪言:这个乱象的表现可以分为几个角度来看:第一个就是支付机构自身的经营问题,比如无证经营或者违规宣传,自身经营不合规。第二个问题是收单机构的商户不合规的问题,比如说收单交易真实性问题有问题,或者商户类型违规,比如涉及到赌博、色情网站或者数字货币交易,或者其他比如贵金属交易所,或者为非法的互联网金融活动提供支付清算的支持等,这是属于收单商户侧的风险。

关于支付欺诈的问题,有一些支付账户的盗刷,包括信用卡套现,都属于支付欺诈的问题,包括新型网络欺诈,也是通过支付的环节来实现最终的落袋为安。

第四个方面,就是关于信息安全的问题,因为支付行业承载了大量的居民敏感信息,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发生敏感信息的泄露,也会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

杨涛:如果进一步聚焦,它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历史的原因就是支付行业发展了这么多年,整个行业制度、行业规范、行业秩序,一直在不断完善的过程当中。一些灰色地带,或者说存在问题的地带始终都有,并不是今天才产生的。所以一个不断规范的过程,实际上是逐渐挤压这些灰色地带,不断开正门,这是一方面的原因。

第二方面,这两年随着严监管,支付机构面临的竞争压力和挑战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机构会更多地把自己的业务活动希望诉诸于一些灰色地带的活动,来获得短期利润的支撑,所以既有历史方面的原因导致现在的结果,也有外部环境的变化导致相关的机构可能会有更多的违规行为。

监管与行业的行为之间也是一对对应关系,随着监管越来越完善,虽然某些问题爆发的会更多一些,但是未来整个行业秩序就会更加规范。现在相关的一些毒素,相关的一些劣币就有可能快速地被挤出来。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展发布的《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年央行对于支付机构开出的这个罚单罚额比2017年要多出近7倍。

杨涛:我觉得还是回到2018年整个严监管的大环境,比2017年更加突出。因为去年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防范系统性风险,打好三大攻坚战,包含既有主流金融体系产生的问题,又有互联网金融产生的问题,支付行业产生的问题虽然在其中不是最重要的,但也是严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在监管周期日益严厉的情况下,2018年大的环境导致这样的结果也是正常的。

肖飒:关于支付行业的强监管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在之前的时候,支付行业有一些灰色地带,比方说收单违反相应的规定,或者是为一些不合法、不合规的企业进行支付结算的业务,也出现了大量的案件,监管机构也看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反向采取了强监管的措施,用的办法就是行政法所讲的一些处罚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所以今年我们会发现强监管的态势还在持续的加强。

拨乱返正应如何落实?

自2019年以来,央行对因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条例的第三方支付罚没金额力度开始加大。截止目前,已有包括易智付在内的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因违反反洗钱规定被处罚。在严监管的大背景下,央行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变相为互联网赌博等非法交易提供支付结算服务;要加强账户实名制管理、转账管理和特约商户管理。

支付机构违规反洗钱规定的表现又有哪些?

杨涛:一些支付机构涉及到反洗钱违规的行为,其实都有一些共性的特点,比如最多的是一些涉及到跨境网络赌博活动,跨境网络赌博活动背后涉及到大量的资金支付、转移,传统的主流金融机构在应对这方面相对来说门槛比较高,比较严格、严厉,那么就有可能有一些支付机构自己的内部控制不够健全,又为了获取更多的灰色收入,给一些涉及到跨境网络赌博的主体提供相关的接口或者服务,这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比如涉及到非法的外汇交易平台,一些疑似赌博的行为,或者说一些问题的游戏,这些其实广义上来讲,都是跟现有支付机构可能涉及到的灰色地带的业务相关。当然整个行业,去年慢慢地把所有能够涉及到的灰色地带已经逐渐都展现出来了,下一步就是进一步规范,进一步完善的问题。

薛洪言:因为博彩,包括数字货币或者其他一些违规的交易,的确能够在短期内给支付机构带来比较好的营收状况的改善,对于短期的度过困境好像是有一个帮助。但是支付机构也知道这是违规的行为,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这其实反映当前市场环境下面临的困境,就是为了短期的生存还是说是为了长期的合规发展。

随着线上化不断演变,怎么判定可疑交易和风险账户?

肖飒:其实现在判断的标准还是比较模糊,目前主要是从客户自身来看,客户他的身份,来自于什么样的国家,来自于什么样的地域,还是要关注的。另外我们会关注他的交易频率,还会关注资金的流向问题,到底流向了哪里,我们其实是有一些线人能知道他们一些情况,其实是有一个内部的名单,去看到底这些钱是不是走向了那边,或者走向了那边他相关一些人员其他的账户,这些都是要关注的。具体的标准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细的具体规定和标准。

这些支付公司如果为了赚钱,明明知道或者是能够猜得出,或者说间接知道他是来做一个非法生意,比方说在一些地区有一些资金盘、邮币卡,有一些大宗商品交易的市场,有一些所谓的民间的期货,还有一些虚拟币这样操作的一些市场,如果这些支付机构为他们提供了支付结算的话,就有会触发这样一个罪名。所以支付机构本身是要非常非常爱惜羽毛的,要很谨慎很慎重地来接触自己客户,不是什么客户都能接的,一定要观察客户他到底做的是什么样的业务,他们的行为是什么,而且事中发现了要立刻停止,马上汇报。这是他们的义务。

很重要的原则就是要了解自己的客户,了解你的客户原则,在这个原则基础上就引申出一个问题来,是不是要对自己的客户身份进行识别,之前的时候可能主要是为了服务客户要赚钱。但是现在服务客户的时候,同时要知道你的客户到底是谁,他到底通过你要干什么,是不是要干坏事。所以这个身份识别的问题是很关键的,我们现在要求对于企业的客户是必须要留有企业负责人的身份证的,或者相应证件的,我们是要进行复印或者影印件要留有的。对于个人的客户,如果他的资金流向比较大的话,也是要留他的身份证,而且是要进行反复的核验,如果发现一个人有多个支付账号,或者是有一些可疑的行为,我们实际上是要把他当作同一个人来看的。

比方说这几个账户之间有特别紧的关联,上一秒钟还在这个位置,下一秒钟在其他位置进行了支付的操作,我们可能认为它背后也许就是一个人,我们可能就要把他看作一个人来进行监管进行看待。

在断直连和备付金100%缴存后,支付机构只依靠传统支付业务已经难以为继,转型已经是必然的趋势。而其面临的还有国内市场的竞争压力,面对支付宝与财付通两大巨头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同时第三方支付市场交易规模面临增长瓶颈,越来越多的支付机构开始将活下去作为战略核心。

转型企业端并没有想象中“美好”?

支付备付金集中缴存后,大量支付机构赖以生存的盈利渠道都被中断,大部分市场都是被两大巨头支付企业占有,中小支付机构该如何找到自己的发展转型方向?

杨涛:这两年,国内基于零售支付市场越来越趋于饱和。原有的空间竞争越来越激烈,新拓展的空间越来越少,对于中小支付机构,特别是小支付机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按照整个市场趋势来说,按照新兴的支付方式自身发展特点,它本身就是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规模经济特征,逐渐体现出所谓的越大越强,赢者通吃。小的支付机构在讲求规模经济,讲求成本效益方面,肯定是有一些不足之处。

一个视角,就是从它服务的对象来看,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在服务C端方面,应该说中小支付机构跟大支付机构竞争挺难的,因为居民端的偏好更标准化,大支付机构更有可能跨区域满足他特定的需求。

所以就衍生出来第二个方面,也就是这几年大家探讨中小支付机构能否在B端方面多做一点事情,因为涉及到B端就有各种各样,跟空间跟城市密切相关的场景。比如在某个特定的城市,这个城市可能是二三线的,像支付宝、微信的介入一时半会到不了,如果说你扎根这个城市的中小支付机构,能够挖掘这个城市里面像医疗、物流、其他跟老百姓公共服务密切相关的场景,及时建立合作的生态,那是有可能拓展出一些空间的。

当然,这里面也面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问题,大量中小支付机构希望做到这一点,但是现实当中真正成功的其实也不多。这也是一个现实的约束。

第三个,就是绕不开服务于G端,政府。因为政府有大量的业务活动,其实也是跟居民,跟中小企业,跟一些生态建设密切相关的,一方面大型支付机构纷纷跟一线城市建立合作关系,要发展智慧城市,在此基础上拓展业务。但是中国的城市是众多的,有大量的小城市,甚至是县级市,它在未来发展空间里面也存在跟支付机构可能具有的合作空间。

其他也有很多视角,比如说到新技术,似乎新技术只是大型的支付机构才能够有效利用。但是这些新技术本身很多成熟度也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大家在应用技术的场景,可能各有所长,如果说中小支付机构真正能够实现后发优势和弯道超车,我觉得某种程度上真正离不开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如何把这些新技术结合它能够切入的那些局部场景,构建它自己的服务生态,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着眼点。

总而言之,困难在每个时代都有,关键还是在现有的情况下,能否真正往前挖掘出符合自己特色的领域。

薛洪言:B端的方式就是去做所谓的支付+的转型,本质上还是说以支付为切入口,但是可能它会给B端的商户带来数字化的经营、会员的管理、营销的管理等等额外的附加服务。所以我们看到很多B端转型的支付机构都是跟SAAS提供商去合作的,甚至有些机构是收购了第三方的SAAS软件,去把它整个支付解决方案融到整个SAAS系统底层里面去,然后去实现B端市场的拓展,这都属于支付+转型的方向。

但是B端的支付+执行它也是有一定门槛的,就是我们看到其实做得好的仍然是排名前十的平台,但我们知道行业里面就100多家,算上预付卡200多家的支付机构,其实很多小的支付机构在B端转型上,因为B端转型门槛其实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也没有特别好的方向。所以我觉得这是整个行业目前面临的一个困局。

但是也有一定的希望,就是说未来的话,随着我们看到在整个央行这次发布了《金融科技发展规划》,里面其实提到一点,就是说要去实现整个行业支付扫码的互联互通,扫码互认,这样的话其实对于中小支付机构在C端市场上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不一样的空间。而且我觉得如果把眼光放得再稍微长远一点,比如说放到三五年以后的话,我们知道随着5G的到来,其实5G是能够实现万物互联的,那个时候其实很多的支付场景会被解放,很多基于物的基于智能家居或者智能汽车的支付场景会被解放。所以很多支付机构如果能提前跟这样一些制造商做一些底层的连接或者合作,也有可能在未来的新的业态或者模式下占得一个先机。

[Source]

本文系分分时时彩遗漏专栏作者发表,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上方留言区域,请耐心等待。
猜你喜欢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号“iweiyangx”
关注分分时时彩遗漏官方微信公众号,获取互联网金融领域前沿资讯。